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小标题痴迷游3年花掉1500万元

2018-11-01 23:37:46

新华社南京7月15日新媒体专电(“新华视点”朱国亮)赤裸裸地索贿,直接翻老板的钱包,贪污、索贿690余万元,3年玩游花去1500万元……常州武进区城管局户外广告管理科原科长丁某被检察办案人员称为“奇葩科长”。

这位城管科长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家境十分优越,一段时间,父亲每年给予的零花钱多达200万元,然而,因痴迷于游戏,他终还是因贪污索贿数百万元而身陷囹圄。

(小标题)痴迷游3年花掉1500万元

2013年,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检察院接到一封举报信,这封举报信只有一句话:丁某有经济问题。

虽然只是一句话,但武进检察机关并没有放弃核查。因丁某痴迷游,检察机关就从他的这一爱好查起。初步核查的结果让检察办案人员都感到吃惊,在3年的时间里,丁某在一家知名络游戏公司的消费竟高达1500万元。

“统计的结果不仅让我们吃惊,连这家游公司配合案件调查的工作人员也惊讶不已。”武进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的一位办案人员说,“这还只是丁某与游公司的官方交易记录显示的消费额度,私下里他与其他玩家交易的数额尚无法统计。”

检察机关的进一步调查还显示,丁某还是游世界的传奇人物,在这一知名络游戏中,丁某曾两次获得年度决赛。

丁某家境好,父亲常年在外做生意。有段时间,父亲每年给丁某的零花钱多达200万元,母亲也经常偷偷塞钱给他。然而,尽管如此,面对这令人咋舌的游消费额度,检察办案人员仍感到质疑,于是展开了进一步的调查。调查显示,多家广告公司与丁某往来密切,往其卡中打过不少钱。

经过长达一年多时间的调查,检察机关指控丁某,在4年时间里,利用发放户外广告设置许可证等权力,贪污、索贿敛财690余万元。近日,武进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处丁某犯贪污罪,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40万元;犯受贿罪,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60万元。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8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0万元。

目前,丁某已提起上诉,案件仍待进一步审理。

(小标题)官小权大直接翻包索贿

2009年,丁某开始担任武进区城管局综合科科长,2012年这一科室更名为户外广告管理科。丁某担任科长的这几年,赶上当地房地产业发展高峰,户外广告业也蓬勃发展。

据介绍,丁某赤裸裸的贪污、索贿,主要在于他“垄断”了户外广告设置许可权。他职务虽不高,只是一个小小科长,但权力却不小。在当地要想获得“户外广告设置许可证”,都得找他。检察机关的调查显示,丁某手中持有很多空白的盖好单位公章的许可证,这些空白许可证成为他牟利的源泉,当地做户外广告生意的公司老板,都唯丁某马首是瞻,送钱送礼,只为获得一纸许可证。

检察机关办案人员找到3家与丁某交往较为密切的户外广告公司,这3家公司的负责人终指证,丁某不仅对他们颐指气使,而且常常是要了钱还不给好脸色。据某广告公司负责人交代,丁某和孩子出去吃饭,常会喊他们来付钱。有一次,丁某看见一老板一台电脑不错,竟直接要求对方购买一台一模一样的给他孩子。

发展到后来,这些老板拎着包进了丁某办公室,丁某甚至直接将包拿过去翻个底朝天,将所有的现金搜刮一空,剩个一两百元给老板零用。有一次半夜,一广告公司老板突然接到丁某,原来是丁某在家打游戏,因电卡欠费突然停电,让他去缴费。老板与之商量能否第二天去,丁某不答应,竟逼着对方半夜去柜员机操作缴纳了几千元的电费。

丁某还编织各种谎言,以“借钱”方式向广告公司老板索贿。一次,丁某用短信向某老板“借钱”,对方有些推迟。丁某竟质问:“我借钱是为母亲去办武进一批养老保险的,你这样让我怎么面对我母亲?”这位老板明知其在撒谎,也只能将钱借给他,而借的钱也是有去无还。

检察机关终查明,2009年至2013年,丁某多次向这3家与之往来密切的广告公司的负责人索贿,共计456万余元。

不仅如此,丁某还通过虚开发票的方式大肆套取公款。如2013年,因当地要进行文明城市宣传,需制作一些户外广告。丁某让自己认识的一家广告公司老板王某承接施工,实际花费工程款8万多元。结束后,丁某却指使手下陈某,虚增了一些户外宣传业务,让王某开了一张22万元的发票,到城管局财务报账结算。

更离谱的是,丁某自己还注册了一个皮包公司。之后,丁某则利用职务便利,将城管局的广告牌无偿给这个皮包公司使用,再转租给其他广告公司牟利。

据武进检察机关相关办案人员介绍,经查,2010年至2013年,丁某通过广告公司虚开业务发票等方式,骗取公款就多达189万余元,加上其他方式的贪污所得,与其下属共同或单独贪污公款240余万元,个人实得221万余元。

(小标题)有吸毒前科仍入党晋升

办案人员介绍,在办案过程中,他们意外发现,2008年上半年,丁某因吸毒曾被处理过,属于有前科劣迹之人。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就在2008年下半年,丁某居然入了党,2009年又晋升为综合科科长。

“丁某的上级领导这几年换得勤,单位对于其吸毒状况是否知情,警方是否向单位通报过查处情况,目前都已难以查证。”这位办案人员说,“但是发生这样的事件实在不应该。应从中吸取教训,建立起相应的核查机制,在入党、提拔前对其有无犯罪、违纪前科劣迹进行调查。”

而另据知情人士介绍,因痴迷于游,丁某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打游戏,在家通宵打游戏是家常便饭,上午几乎不到办公室,下午也难得看到人影,很多工作都是打指派下属去做。

导轨压码
热浸塑钢管
男童演出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