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京城绿化野草开禁对野草不能简单地斩草除根

2018-12-04 03:57:28

京城绿化野草开禁 对野草不能简单地斩草除根

在雨水的滋润下,昔日土地裸露的永定河道今夏成了草原 摄影/元英

9月3日消息:北京要给蒙受了几十年不白之冤的野草“平反”,野草将与城市人工草“享受”同等待遇。昨天,从市园林绿化局了解到,该局在制定的《关于开展节约型园林绿化建设工作的意见》(讨论稿)中明确提出,北京要充分利用野生植被,对待野草不能简单粗暴地斩草除根。城市中的野草是该消灭还是保留?专家们争论了几十年。而就在这几十年里,城市中的野草一直都在受着不公正“待遇”,被视为城市绿化中的顽疾,管理部门对付野草的办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全部拔除。在消灭野草的过程中,许多专家都在要求给它“平反”,北京地球纵观教育研究中心博士李皓告诉,野草是能体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物种,它生命力顽强,适应了本土的野草根本不需过多养护,而其生态效应还要远比人工草大。市园林绿化局的节约型园林绿化建设工作意见在几十年的争论后,首次肯定了野草在城市生态系统中的作用。昨天,该局绿地管理处杨志华处长接受采访时告诉,意见中对野草的表现进行了高度评价,还对野草的应用范围首次作出了规划:“要在城市绿化中充分利用野生植被营造生态型的具有浓郁郊野气息的绿化景观,可以通过采取人工植物群落与野生植被合理配置等方式,克服野生植被绿色期短、荒芜感强等缺点。”市园林绿化局的节约型园林绿化建设工作意见不仅给野草“平了反”,还要求坚决反对过分追求“立地成景”。据市园林绿化局的有关负责同志介绍,因为苗木规格越大,移植成本越高,而成活率却越低,这样做不仅提高了绿化成本,更是牺牲了树木原生地的生态环境,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另外,意见中还提出,更不能盲目将非苗圃中的大树移植到城市绿地中搞园林绿化建设。另外,过多过滥地在城市绿地中设置雕塑和园林小品同样也在园林绿化部门的禁止之列。现场调查野草是“节水模范”昨天,在北京城市中心区的野草覆盖地———天坛公园看到,公园的整个西区和南区的一部分基本都被野草“占据”着。草地间虽没有人工草坪整齐、浓绿,但野草却顽强地覆盖了每个角落。公园的技术人员告诉,几十年来,公园草地都保持着原生态,春天,这里的二月兰还成了北京的赏花盛地,二月兰开败后,狗尾草、蟋蟀草、紫花地丁、蒿子等近20个品种的野草就会相继登场,不怕踩踏的野草也让人们更加亲近公园。除天坛公园外,首都机场路两侧、西四环路旁及永定河河床都成为了典型的野草生长示范地。昨天,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今年雨水充沛,往年土地裸露的永定河河床几乎被野草全部覆盖,成了一个小草原,专家们粗略估计,如果栽种人工草要达到同样绿化效果,恐怕要投入数百万元,而野草在覆盖住扬尘,提高空气质量的同时,还省下了巨额绿化费用。野草有着人工草望尘莫及的三大优点:首先,生命力顽强。天坛公园曾经做过实验,将冷季型草栽种在树林中,可不到一年,它就发黄枯萎,它也只能无奈地将地盘让给野草;其次,野草的养护成本很低。在昨天的采访中,市园林绿化局绿地管理处杨志华处长介绍,目前,北京普遍栽植的冷季型草每平方米的成本是6元到10元,而每年,包括修剪、浇水、施肥、打药和人工费在内,每平方米人工草坪的养护费用为15元,而在天坛公园,野草每年除了两到三次的修剪,几乎没有其他成本付出;另外,野草是“节水模范”,根据降水情况不同,北京的冷季型草每平方米的需水量为0.6吨至1吨,而野草几乎就是靠天吃饭,依靠降雨就能生存,虽然现在的部分草坪都采用了中水浇灌,但这对于水资源极度紧缺的北京来说,无疑是解决了草与人争水问题。

精密无缝钢管
预付款保函
水空调安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