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收割众应互联困守中润资源 资本猎手郭昌玮陷困局

2018-12-08 13:56:32
收割众应互联困守中润资源 资本猎手郭昌玮陷困局 一边收缩战线,一边困守孤城。豪掷31亿元在A股“独中两元”的资本玩家郭昌玮身陷窘境。 近期,郭昌玮从众应互联撤身,将控股权转让给炫踪网络创始人李化亮的同时,却在中润资源上进退维谷,股价腰斩引发平仓危机,进驻董事会遇阻难行。 “郭昌玮进退失据的背后,显出并购重组监管环境的剧烈变化,炒壳已是穷途末路。”有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 “收割”众应互联 2月24日,众应互联控股股东冉盛盛瑞拟将所持2329万股协议转让给微梦互娱,转让价格为36元/股,较停牌前价格(29.67元/股)溢价21%,转让价款为8.39亿元。转让完成后,郭昌玮将让渡实控人之位,冉盛盛瑞仍持有14.04%的股份。宁波瑞燊及其一致行动人巢昺和微梦互娱将合计持有上市公司23.16%股份,李化亮成为新的实控人。 该易主事项招致深交所问询。公司昨日发布回复公告,披露控股权变化沿革、出资来源等相关问题。 冉盛盛瑞的掌舵者郭昌玮,3年前一战成名。2015年4月,珠海长实花费8.66亿元斩获金利科技(众应互联前称)29%股权,郭昌玮成为实际控制人。收购资金中,仅约3.5亿元来源于自有资金,其余来自信托贷款。 此后,公司作价21.8亿元收购游戏虚拟商品网上交易平台摩伽科技,2017年又斥资4.75亿元收购新彩量科技100%股权。 记者注意到,众应互联一次控股权交接有迹可循。2017年11月,上市公司股东保格马特、FIRSTEX INC.、珠海长实将其持有的合计10%股份转让给宁波瑞燊,单价为41.25元/股。宁波瑞燊一致行动人巢昺又在二级市场增持73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3.1606%。由此,李化亮控制的宁波瑞燊及其一致行动人以13.16%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二大股东。加上本次受让的10%股份,李化亮终上位实际控制人。“从常规运作模式看,这次易主有一揽子交易的味道。”投行人士说。 郭昌玮无疑是大赢家。自他入主后,众应互联股价飙涨,涨幅达5倍,其后受大盘影响股价逐渐回落,截至目前涨幅仍达2倍。若考虑杠杆因素,保守估计,郭昌玮实际回报超过4倍。 困守中润资源 郭昌玮从众应互联全身而退之际,旗下另一上市平台却深陷困局。 今年2月,中润资源控股股东冉盛盛远提交推荐董事候选人等股东大会临时提案,但现任董事会以提案文件不完备为由,不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此事引发深交所关注函,公司也在昨日进行了回复。 冉盛盛远的掌舵人即为郭昌玮。2016年底,郭昌玮控制的冉盛盛远掏出22.6亿元,将彼时市值约80亿的中润资源收入囊中。当时,郭昌玮已在众应互联身上尝到甜头,风头正劲。但比较奇怪的是,新任大股东并未改组董事会,而公司现任董事、监事会已超期任职一年多。 郭昌玮入主中润资源后“碌碌无为”,仅在去年底耗资1.65亿收购游戏商藤木网络55%股权。但不久前,腾讯公司以侵权为由,将藤木网络子公司上海挚娜告上法院。 屋漏偏逢连夜雨。2月份以来,中润资源股价闪崩,冉盛盛远质押股票跌破平仓线,公司股票2月9日起停牌。2月23日复牌时,却未见大股东对其所质押股票是否安全的表态,股价继续大跌,公司28日起再度停牌筹划重大事项。 “从外部信息推测,由于中润资源资本运作不力等因素,引发原股东方不满。而股价大跌,大股东出现平仓风险后,又未能及时补充质押物,资金链面临较大考验。”市场人士表示。 此时再看众应互联昨日回复公告中冉盛盛瑞对转让股权的解释,首先提及的是“基于自身资金需要及安排”。再看中润资源的账单,郭昌玮受让股份的单价为9.69元/股,股价仅4.48元/股,跌幅达54%。这意味着,郭昌玮账面浮亏约12亿元,若考虑杠杆因素,其实际需担负的亏损更多。 在投行人士看来,除了基本面外,郭昌玮运作两家公司表现迥异,很重要的因素是时运不同。“2016年下半年后,并购重组监管政策收紧,去杠杆监管不断加码,资本运作难度陡增,加上重组题材不受待见,结局可想而知。”该人士认为,监管层抑制炒壳的姿态很明确,未来投机炒作的空间几乎没有了。(记者 吴正懿) (责任编辑:段思琦)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邮箱:finance@china.org.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2号牡丹科技楼A座2层 北京国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 重庆洗地机厂家
棕绳布条公司
塑料盒定制
不锈钢U型管厂家
中国供应商推广网站
小孩反复发烧是怎么回事该怎么办
宝宝吃退烧药吐了还要喂么
儿童风寒感冒吃什么药
孩子发烧39度手脚冰凉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