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中国籍韩星回家潮墙内花儿墙内香

2018-12-04 03:01:23

中国籍韩星回家潮:墙内花儿墙内香

吴亦凡回国

鹿晗之前拍摄电影《重返20岁》似乎为进军影视圈试水。

离队后的吴亦凡接拍徐静蕾导演的《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起点相当不错。

“回家的诱惑”——墙内的花儿还是墙内香

国内粉丝多、人气旺、钱多

从组合单飞,抛下组合的名号,解约之后这些的出路在那里?对鹿晗和吴亦凡而言,他们似乎不用担心,因为国内的粉丝和市场已经开始对他们敞开怀抱。吴亦凡和鹿晗在这条路上走得更加顺畅。

作为一支出道仅两年的组合,EXO在中国的吸粉能力超强。他们首张专辑销量超过百万张,成为12年来。他们所到之处皆是漫山遍野的粉丝,来国内参加节目录制,电视台门口被粉丝团团围住,门票千金难求。甚至一场有他们出现的颁奖典礼,一张后台通行的媒体证都能被炒到4000块钱。而在中国火的正是鹿晗和吴亦凡。鹿晗的单条微博的评论数被吉尼斯评定为“微博上多评论的博文”。粉丝们为他发动的1314万封“微博情书”送鹿晗的活动,使该单条微博的评论量超过了1320万。而吴亦凡解约之后所出席的每场活动,都能成为当场的焦点,和他们相关的代言、出演的作品都能迅速都成为话题中心和焦点。而人气和粉丝正是这两人回国发展后有力的砝码,也是制作方、商家眼中的定心丸。今年如火如荼的小鲜肉上位战,国内偶像市场的空白,也无疑给了两位偶像回国发展提供了广阔的机会。

有知情人透露,现在吴亦凡暂时还没有签约新公司,现在他的经纪事务由其母亲代为打理,而他现在接戏也主要以电影为主。据了解,在吴亦凡回国之后,已经有不少的剧本送到他的手里,等待他挑选。而不少制片方在前期筹备的时候都瞄准了这位偶像的超高人气,在拟邀请名单上纷纷将男主角定位为吴亦凡。作为他提出解约之后的部作品《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导演徐静蕾的保驾护航,已经是不错的起点。而他参与的中韩合拍的电影《夏有乔木,雅望天堂》已经低调完成了拍摄,悄然关机。而消息是他将出演由华谊出品管虎执导的电影《老炮儿》,搭档导而优则演的冯小刚。

而正处在解约的风口浪尖处的鹿晗正在低调处理下一步动作,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sm抓到所谓“幕后势力”的把柄。但在他发布解约消息后不久,还是马上有人在络上爆料他将签约欢瑞,成为李易峰的师弟。并将接拍《诛仙》和《盗墓笔记》的消息。尽管该消息被当事公司否认。但据了解,确实有不少的国内的经纪公司和影视公司已经对这位待价而沽的小鲜肉抛出了橄榄枝。

在不久前我刊做过的一项针对圈内经纪人和公关的调查中,我们走访了20位业内经纪人,让他们票选他们认为想签约的五位小鲜肉。终,吴亦凡一人得到13张票,而鹿晗也有8票的支持,和今年国内爆红的李易峰、TFBOYS旗鼓相当。在不少经纪人看来,他们年轻,拥有大批的粉丝。观众对他们还有新鲜感,还有巨大的开发空间。

圈内人看利弊

韩流艺人返巢前景如何?

有机会但需要实力和包装

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有强大粉丝基础的“韩回流”艺人若脱离韩娱圈强大的造星机制,回到内地发展,他们的演艺生涯是否能继续扶摇直上呢?本土的娱乐作品、经纪公司的操作方式、整体包装,还能不能让那些兄弟姐妹亲爹亲妈奶奶粉埋单呢?毕竟从他们高调解约的前辈韩庚的示范来看,钱途是灿烂了,但事业发展又有种种不尽如人意之处。

在本刊采访的多位内地娱乐圈人士眼里,这批“出口转内销”艺人的反巢有很好的机会和大环境,但也存在一定的风险。艺人宣传、娱乐圈人士唐先生认为,对于国内明星从韩国解约回国发展一事,其实反应内地娱乐圈现在青黄不接的状态。因为有大量对于演员与明星的需求,但是整个造星机制停顿或未跟上脚步。实际上,内地有一些翻制国外造星模式的公司,但是因为整个环境与“技术”、想法,甚至平台没有能够接上,所以明星签约韩国大公司走红的几率与效果非常明显,当然,这背后也不能忽略,实际上有更多内地候选新人被韩国大公司大把大把地刷掉。至于回国之后的发展,唐先生觉得,因为内地演艺圈的蓬勃现状,对于他们工作上的需求量仍会很大。“但实际上两国娱乐圈操作平台不同,内地表演无论电影或其他,除了颜质还会讲求实力与演技,这些艺人都有一定的实力,但是内地挤牙膏式的工作方式,只有工作没有训练,需要本人很有自觉,才能让未来的表现加分。”

娱乐媒体人陶毅则分析得十分直白,“早前的韩庚也好、现在的鹿晗也好,从韩国解约其实没有办法比较好不好,两边的市场不一样,解约归根结底就是拿不到钱,因为他们的收入跟他们的人气、知名度,以及他们所能创造的利益已经不成正比了,所以必须要出来解决。但有一个问题是,包括韩庚他们回到国内市场,都很明显地要接地气,原来是歌手的现在都要拍戏,拍电影甚至是拍电视剧。而在接地气的同时,他们有必须要面对形象特别是造型上的一种改变,一定会和原来很华丽或者说很适合他们作为商品定位的服装造型有所偏离,虽然韩流组合的更新换代是常态,但韩庚不可能避免地会遭遇到粉丝的流失,因为他的造型、各方面可能已经达不到原来的那种制作水准了。”

至于这批艺人回国以后的发展,陶毅认为可能至少在未来三到五年之内,他们还是会有很多工作机会,是能赚到钱的,“从专业上说他们可能需要去多拍戏并接一些更适合中国娱乐圈的工作,但从长远角度来看,他们的整体包装从艺人形象来说仍然无法像韩国娱乐圈制作那么精良,必然存在一定的差距。当然韩国组合也会有一个生命周期,也会存在审美疲劳,即便在韩国发展他们也一定会遭遇更优质的年轻偶像的冲击,所以如果从这一点上考虑,回国发展未必不能走得更远。”

很有兴趣签下鹿晗、吴亦凡这类“韩回流”艺人的国内经纪人小A则有着自己的想法,她觉得中国内地缺少真正的偶像,像周杰伦、王力宏这样在音乐、电影两方面都有巨大影响力的超级偶像,这么多年以来内地其实一直都没有,“我们有一些年轻的女孩比如Angelababy、倪妮、赵丽颖,这些能撑起票房或者收视率的女明星,但是男生这一块还是挺缺的,尤其缺少的就是除了长得好看,又能演戏又能唱歌的,我觉得这些从韩国组合出来的小鲜肉,他们的粉丝基础和他们现在所处的一个状态,市场的需求度,是很有机会填补这个空白的。”谈到这批人回国发展的难度,小A也拿韩庚作为一个典型的例子,“难点在于他们的形象包装和音乐包装这两方面,像韩庚回国以后影视作品其实都还不错,但音乐作品真的非常low,他们所要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从粉丝型的偶像转变成为全明星的偶像,他们现在有一批固定的粉丝群体都是少男少女,但是要成为一个拥有国民知名度的明星就需要好的音乐作品,怎么实现这个转变以及什么时候能实现,这是内地接手的经纪公司需要帮助他们来解决的。”

关于出走,更多爆料

韩国娱乐公司,你们都懂的

队内资源不平等限制个人发展空间

一个组合少则四五人,多则十几人,如何平衡落在每位成员头上的资源是不容易却又十分重要的,显然SM没有做好这件事。宣布解约后的吴亦凡目前已接拍了两部电影作品,目前还不断有新戏在找他洽谈,而他在队内时就曾接到过国内多个电影公司的邀请,却都被SM公司拒绝,与此同时队内其他成员却接拍了影视剧。这种对成员不一视同仁,不考虑成员个人发展意向,断然限制其发展空间的做法,显得尤为不合理。W小姐告诉周刊,吴亦凡之前和张艺兴在韩国时是和经纪人住在一起的,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防止成员逃跑。

队内关系不和谐异地他乡受欺负

中国艺人身处异乡,被欺负更是常有的事。“老培训生欺负新培训生,韩国培训生欺负中国培训生,这太多了”,曾在SM工作过三年的W先生说。两名中国成员组成的韩团Tasty也曾在不久前的采访中向讲述过,在JYJ做练习生时常遭到韩国工作人员的讽刺和白眼。友也曾爆料,韩庚以SJ成员身份在韩国活动时多次受到同公司组合少女时代成员的嘲讽和侮辱。

收入分配不合理

在鹿晗的申诉中曾提到sm苛刻的收入分配合约,据韩娱W小姐介绍,韩国三大经纪公司中,SM公司的艺人在收入的分配中所占比例,艺人和公司三七开。资料显示,2014年上半年EXO为SM公司收入219亿韩元(折合人民币.8624元),2013年全年为SM收入114亿韩元(折合人民币.184元),根据三七开的分配方法,12人每人近两年的平均收入约为人民币四百九十一万元,一场演唱会下来,每位成员可能仅分到四五万块钱。这对明星而言,实在有些寒碜。W小姐还向周刊透露,在EXO期间吴亦凡除了需要家里支持生活费外,在中国活动时还曾向SM中国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借钱以补贴装置费开销。而在中国,一个二线演员一集的片酬,就能达到五六万,一部30集的电视剧就能轻松赚得百万。

行程安排不合理艺人健康屡成问题

不论是之前的韩庚还是近的吴亦凡,身体因劳成疾均成了解约的一个主要理由。解约的鹿晗也曾于9月被媒体拍到精神状态不佳并在医院就诊,随后因病缺席9月日的泰国演唱会。行程安排过于密集,并有多处不合理之处,成为艺人身体亮红灯的直接原因。譬如SM公司规定公司艺人出行必须要以首尔为出发点,明明可以直飞的两地需要中途回到韩国转机。有数据显示,SM的无理由转机给EXO成员造成1~3倍的无效飞行时长,这给有恐高症的鹿晗在身体和心理上都造成很大的困扰和疲劳,需要使用安眠药来度过漫长的飞行时间,对此鹿晗也曾多次与公司协商,均遭拒绝。

“混血组合”启示录

韩国经纪公司应学会“松绑”

韩国娱乐经纪公司似乎正在经历一场危机。一方面混血组合成了是他们寻求偶像差异化和拓展海外市场的工具。利用组合中的中国成员快速进入中国市场,于是他们不断招收中国练习生。然后要为训练生期间大笔的投入买单,就得疯狂利用和压榨组合去赚钱,不断驱动这个组合走红。又要防止成员生出二心而用一套严苛到变态的管理体系去维持自己的控制。但成员被推向中国市场走红之后,来自市场的利益诱惑,轻易地就击碎了原本就紧张脆弱的合约精神。混血组合中频频出现的解约风波让公司头疼不已,像吴亦凡和鹿晗的解约消息一出,股市动荡,已经让SM公司的市值蒸发了好几亿。培训好的练习生还没来得及赚钱收回成本就提出解约回国发展的也大有人在,这种出口转内销的形式悄然成风。从这种为他人做嫁衣裳的尴尬处境中解套,成了他们急需解决的问题。过犹不及,适得其反,不如理性的看待中国市场的冲击和机会,在确保组合存在的前提下,自由地给予每个艺人合理的尊重和发展空间,合理地限度地发展艺人的个人事业。比如吴亦凡想要演戏胜过唱歌,大可像SJ中的金起范一样,让其发展演艺事业。这是不是一味逼着艺人做一些他们抗拒的事情,导致双方撕破脸皮闹解约来得好呢?

救生筏
粉碎型格栅
蒸汽洗车机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