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我们做不是爽一把就死而是要做成一个百年老

2018-11-05 21:23:09

“我们做不是爽一把就死,而是要做成一个百年老店。”

刘作虎称,他坚信有一天一加会和苹果一样成功。

——一加CEO刘作虎

7月28日,一加2代发布。7月31日,刘作虎在微博里表示,一加2代在旧金山、纽约、伦敦等九个城市举行体验活动,每场体验活动都人山人海。

刘作虎的微博立刻遭到攻击,有人质疑一加雇“海军”(海外水军)。8月1日,刘作虎发布现场视频为证,宣布“百万悬赏举报人”。但仍未打消民质疑。

这家成立尚不足两年的公司,凭什么轻松撬开国际市场?它是真的引发全球狂热,还是雇佣“海军”的假象?

别样的国际化路径

在一加之前,几乎所有的国产科技品牌都采用“攘外必先安内”策略。但一加走的是完全不寻常的道路。

刘作虎说,一加成立的天就是一个国际化公司,创立初期,外籍员工就占公司总人数的一半,同步进行全球品牌推广。

“这样的好处是,在全球各地用户的认知里,一加是一个正在起步的国际品牌,而不是一个来自中国的品牌。”

据刘作虎介绍,一加海外品牌推广主要通过社交媒体,比如twiter、facebook,一加海外团队制作了很酷的视频,介绍一加“不将就”的品牌文化,一下子就在海外科技圈被疯转。

他认为这背后的逻辑是说得通的:当一加提供一款有着自己文化、并且很酷的产品时,会一下子得到认可。

刘作虎说,为了让屏幕往下降0.1毫米,一加的产品推迟发布了一个月。这在生命周期平均3个月的市场,被很多人不理解。

他坚持认为,这些努力都是值得的,或许用户看不出来薄的那一点点数值,但拿在手里的感觉,就是“真爽。”

科技圈疯抢

据介绍,2014年,来自深圳的一加打破了国产难进欧美的桎梏;它诞生一年就拥有百万以上的铁粉,不乏IT大佬和名人。

就连对中国鲜有称赞的《时代周刊》、《华尔街》等国际媒体,也不吝为它的创新“点赞”。

刘作虎说,一加火了,他在硅谷经常被人“加塞”。

2014年9月底,刘作虎去硅谷参观访问。几乎在每个拜访的公司和参加的活动上,都有人过来找他购买一加的邀请码,想“插队”买一台。

“现在欧美有很多影视明星、体育明星都用一加,经常有人截屏告诉我,一些电视剧主人公用了一加。但这些真不是我们推广的。”刘作虎说,他自己不能说得清,为什么一加就火了,代就卖掉150多万部。

“在海外主流市场,没人认为一加是一款廉价的复制品,而是一款有设计的精品。”刘作虎说,一加2代发布时,美国市场有1000人排队。

用户会“撒谎”

谈到一加的产品怎么做到很“酷”,刘作虎马上兴奋起来,讲了很多细节。

他举例说,锁屏时,接是左右滑动,但一加改成上下滑动,“当你有不想接的,手指往上一挑,那种感觉就是‘去你的’,很爽。”

在和新京报的沟通中,他承认自己做很多决策靠“直觉”,“但这些直觉并不是凭空而来的,是我这么多年在产品市场摸索的。”

刘作虎说,一加也做用户调研,但产品不会完全按照用户调研来,因为用户经常会“撒谎”,误导产品经理。

“比如,用户说要高配置,要跑分高,其实他们是要用得很爽就够了。”刘作虎说。

刘作虎称,好的产品一定是能满足人性需求的,是更深度的舒适。

“不是爽一把就死”

此前,刘作虎曾对媒体表示,国内圈已堕入娱乐互黑时代。除了互黑,大家还拼价格,比“跑分”,比“谁更低价”。

刘作虎认为,“性价比”是一个无底洞,无底线的降价,会把厂商带入一个恶性循环,因为总有人能打出更低的价格;更低的价格意味着产品质量根本上不去。

“这不是良性循环。”刘作虎说,当人均收入超过7000美元之后,人们对价格是399元还是799元,已经无所谓了。

“做营销,关键是让用户觉得值,而不是便宜。”刘作虎说,一加2代在全球加价,“用户嘴上抱怨,手里还是愿意掏钱,这就够了”,“我们做不是爽一把就死,而是要做成一个百年老店。”

刘作虎称,他坚信有一天一加会和苹果一样成功。

目前,一加没有进行外界融资,虽然很多VC都在找刘作虎。

刘作虎一一婉拒。他希望等到明年,公司上一个规模时再融资,而且更看重VC能给他带来资金以外的帮助。

“我相信我会笑到。”采访,刘作虎说。

■ 创客项目ABC

A. 他们是谁?

CEO刘作虎今年40岁,湖北汉川人,前OPPO副总,OPPO蓝光。2013年12月,辞职创业。

B. 在做什么?

做一个受人尊敬的全球品牌。

C. 投资人怎么说?

其实中国的市场是不大容易做的,已经由蓝海变血海,基本上每个IT公司都想挤入这个领域。

一加第2代,是国内性价比的,没有之一。刘作虎有种工匠精神,就是一直在精心打磨,这是整个中国的制造业里面比较缺乏的,而且性价比非常高。

我希望,一加继续在硬件制造和软件设计上保持这种态度和立场,成为未来国内外的标杆和代表。

——易CEO 丁磊

■ 对话

“我希望一加团队踏实做事”

新京报:听说你们公司没有职阶?

刘作虎:是的,没有什么VP、总监,只有业务负责人。我讨厌那些很虚的东西。一个初创公司,总共没几个人,个个名片上都是高级副总裁,有什么用?而且有了抬头,人的心理就会发生微妙变化,我希望一加团队踏实做事。

新京报:你们全员持股吗?

刘作虎:是的,但和其他公司不一样。我们初创团队股份没多少,但设立一个很大期权池,看员工表现,做得好就给。一方面给新员工激励,另一方面给老员工危机感。

新京报:新品牌的专利问题你们怎么解决?

刘作虎:我们也在申请专利,但并不担忧。车到山前必有路,这个世界是动态平衡的,人家也不希望你死掉。当然要正视这个问题,不要回避,坐下来好好谈,尊重别人的知识产权。

新京报:你去年说公司不会做OS,软件的系统交给更专业的人来做,但10月份你就宣布自己做系统。为什么?

刘作虎:对初创企业,不同阶段要思考不同的事情,从长期看,一定是软硬结合的一个企业。我们一开始就在做(OS),不然怎么可能短短半年内就做一个好系统出来?

新京报:你现在说不会做衍生品,当公司未来做大了,会不会也去尝试?

刘作虎:不会。在这个层面,我们要做的是平台,这跟系统是两个层面。

本版采写/新京报 林其玲 实习生 魏红蕾

本版摄影/新京报 郭延冰

螺旋焊管
改性聚合物水泥砂浆
牌坊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